中午与同事一起去公司楼下的何爹浏阳蒸菜馆吃饭,只不过很平常的工作餐却让我感慨许久,因为其中的一道菜的味道让我无比想念母亲
生在80年代的我,童年的记忆里能吃到这道菜一定只有过年,所以那时候的我是很盼望过年的。每每过年,母亲总会把这道菜放在我面前,因为我不吃皮,所以母亲总会先把菜里的腊肉,腊鱼,腊鸡肉的皮咬下来才夹给我吃。这道菜父母亲每次几乎都没有动过筷子,基本上都是看着我吃完。有时候我问妈妈为什么不吃,妈妈总是说不喜欢吃烟熏的东西,那时候我还信以为真,现在想来甚是可笑。
到了上初中的时候是要自己带菜的,只要家里还有腊味,每个周日母亲都会提前蒸好装在盒子里给我带上。那时候同学看我带腊味合蒸都会投来惊叹的目光,每每此时我总会大方地请要好的同学吃一两块,搞得我每次一到周三就得靠菜里剩余的干辣椒度日。其实,那会家境并不好,但父母还是想尽办法让我吃得好一点,他们基本吃的都是干辣椒,黄豆,酸菜,冬瓜,南瓜之类的素菜。为的只是不希望他们的儿子再像他们一样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日复一日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贫穷的日子。
后来在外求学工作,母亲总会在电话中问及要不要给我寄点腊味过来。而我总是说等过年回来吃,可一等就是好几年没有回家,现想想是很不孝的。
成家后有了小孩,我才慢慢体会父母的苦心。可能是遗传,儿子也很喜欢吃这道菜,但爱人是外省人不会做。妈妈便把这道菜的做法教给她:

腊肉,腊鸡/鸭,腊鱼洗净切块,用清水浸泡一个小时左右去除多余盐分,取一磁碗将腊鱼摆中间,腊肉,腊鸡/鸭摆两边,撒少许鸡精和味精,放干辣椒浏阳豆鼓,淋两勺茶油蒸锅上汽后蒸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即可。
现在生活好了随时都可以买到腊味,所以爱人也经常会做这道菜给我们吃。而且每次她都会把皮咬掉才给儿子吃。每每此时,我都感慨良久,母爱是全天下最伟大的
我想有爱的味道才是真正妈妈的味道,也只有妈妈的味道才能让我们铭记于心。也只有爱的传承,才能让妈妈的味道永留心间,愿天下母亲健康长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