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然是现在最为紧缺的
 

乡村酒席上的肉

在农村一家农户办酒席,几乎连接的几个村庄都知道,这一天也是家里小孩子最喜欢的地方。就着这股热闹劲,孩童不用被家长催着写作业写作业,而会放任孩童自己玩耍,这一天会变得不一样,肉并不是每餐每顿都能吃到的,可是但凡有酒席,这天总能吃得满心欢喜~

那些年,酒席上的肉,是一种不可被复制的味道,那时候,感觉吃的不是酒席,是那个幸福的氛围和那股热闹劲儿。乡村酒席上最辛苦的人,叫“掌盘的”,整个宴席下来都是他们反复往返于酒席与厨房之间。

一般农户家里办酒席,都不会用上自家的厨房,都会再次日搭建好一个露天“厨房”才能伸展手脚。还有自己用红砖做的灶台,做饭都是烧木柴,那火叫一个旺呀。由于菜太多,通常都会架块木板或者拼几张桌子,充当厨房操作台。而且菜必须分门别类的摆放好,开席的时候直接端上桌。

在农村,家家户户的灶台上都是这种超级大的锅。但是一家顶多也就2-3口,这个时候就必须去其他人家里借来用。不得不说,那时候农村人把那种互帮互助,充分利用资源的美德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。农村办一次酒席,得要好几百个碗,所以,这个也得是到村儿里把各家各户的碗盘集中到一起。

有些佳肴,如今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味道。在酒席上有很多经典菜系,是在餐馆里是吃不到的(就算能吃到,也比不上这酒席上的肉)。比如大块红烧肉:很多人害怕吃,其实不油腻的,不过块头很大,绝对美味。扣肉,这道菜不柴不腻,酥软清香,一般都放在后面上。还有就是家喻户晓的粉蒸肉,很多地方都有,但完全不是一个味道。粉蒸肉还有一道重要的过程就是“扣碗”,扣碗是技术活,很多人学不会,总是不小心烫伤自己。酒席上的很多菜是必备的,据说都是有讲究的,有很美好的寓意。

办酒席是个大事,需要做平常难得吃到的大菜,而且主人家还必须考虑菜的味道,所以大多都会请远近闻名的土厨师掌勺。虽说这大厨没“厨师证”之类的身份证明,但是他做菜的味道和风格,大家都心知肚明,因为做这一行靠的都是口碑。

所以说,能被主家请来帮忙的肯定都有两手绝活。

如今,这种乡村酒席已经渐渐遗失。相反,一些在城里打工的新型厨师慢慢走进乡村,做起了“农村酒席一条龙”的生意,主办方只需出钱和场地,其他什么都不用管。那时候的酒席不如酒店的菜式精美,但是有不一样的风味,四处都是忙碌但开心的身影。大家的热情、祝福裹着浓浓的乡村泥土的芳香,把酒席烘托得温馨动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