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475阅读
  • 1回复

②眼前与久远生活纪事:我愿做你的一个瓢

2.GPA请求3.3+ 我国学生的批评性思想没有前进

生活纪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愿做你的一个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/杜官恩

读小学时,老师教我们认“瓢”字:瓢,瓢,瓢爷的瓢。全班同学哄的一声笑起来,纷纷将目光集中到了女同学肖诗慧的身上。肖诗慧脸飞红云,但她没有低头屈服,而是将一脸愤怒怼向笑声最响的同学杨耀军。

“笑什么笑,端正坐好,手背起来!”老师意识到口误,用威严镇住了我们的笑声。

瓢爷,是一个人的绰号,住在肖诗慧家隔壁,在村子里名气很大。

瓢爷的老婆一直病病磕磕。瓢爷跑到很远的尖角丘寻草药,发现一棵老槡树上緾满了野葫芦藤。藤上挂满大大小小的老葫芦很是喜人。他爬上树,个个葫芦敲了个遍,声音嘣嘣儿亮。

老葫芦是做瓢的好材料,一破两开,挖瓤去籽。村子里栽种的葫芦不少,但大多歪瓜裂蒂不是大就是小选一个适合做瓢的不太容易。这棵树上的葫芦却个个圆鼓溜溜都有用处,大的舀糠,中的舀水,小的舀米。看来还是种籽精良。

瓢爷采下所有葫芦,临走时心里冒出来个小九九,返身用药铲将树下的葫芦根全灭了,躺在草丛里美美地睡到太阳落土才回家。第二年,瓢爷的猪屋顶牛屋顶前院后院的树顶到处挂着这种老葫芦,比得过黄金,馋的人们垂涎三尺,都会有意无意的向瓢爷讨两个。瓢爷也大方,缝讨必送。瓢爷也精,送人情愿送做好的瓢不送种籽。久而久之,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两个瓢爷的瓢。瓢爷这个绰号因此被叫响,也结下了个好人缘。

肖诗慧和瓢爷又有什么关系呢?这就要说到她母亲了。大人之间早就流传着两人的故事,说瓢爷和她母亲本来是青梅竹马,命运却没有安排他们俩人在一起,但彼此之间还在精心照顾。据说,他们两家厨房中间的一道墙开着一个暗口,诗慧母亲做什么好吃的都会多一份通过暗口递过来。诗慧出生后,长像与瓢爷神似。此事等于向全村人公开了,只是嘴上不能乱说。

放学的路上,因为性格家庭环境等原因吧,同学们都是几个一伙几个一伙在走。肖诗慧不想理杨耀军,和我一起落他们一截。但杨耀军和几个爱起哄的同学还是不放过肖诗慧:“瓢,瓢,瓢爷的瓢。”

肖诗慧发怒了 抓出书包里玩游戏用的瓷籽儿 砸向杨耀军。这可不得了啦!瓷籽儿是碗底子砸破磨的,砸头头破,砸眼眼瞎。看得出来肖诗慧有多恨了。还好杨耀军举起书包挡住了。

肖诗慧还不解气,强行从我书包里掏出弹弓,顺手在路边抓起一把棯树籽。弹弓子儿有三类:一类是细砖头瓦块打鸟用;一类是打棯树籽儿伤人不留痕迹;一类打土坷垃纯粹脏人。

我急忙拉住肖诗慧。杨耀军趁机逃跑了。

那一晚,我陪肖诗慧坐在一条河边。她一直在流泪,像小河里的水一样。

尽管恨瓢爷,但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肖诗慧的面前。

初中毕业时,肖诗慧考上了师范学院。诗慧家无论如何都拿不出上学的钱来。如果接受瓢爷的帮助,肖诗慧就得认爹。这在当时的环境里,无疑是露着脊背让人戳。好在肖诗慧顶着压力做出了正确的选择:上学去了。

后来,我和当了老师的肖诗慧聚在一起又谈起了当年的往事。她感慨不已:要是当初选择错误,这辈子的人生也许就要改写。她告诉我,其实坐在河边流泪的那会她就决定让一切的不痛快随流而去。母亲没有错,父亲没有错。我们都是父母这根藤上结出来的葫芦。我愿做他们的一个瓢,为他们舀水舀米,舀来幸福日子。

瓢爷去世时,肖诗慧为他守孝三日。母亲的眼角溢满泪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学作品,请勿对号入座)

杜官恩劳保店
五孔桥往西200米笔架山社区门面,深河路口正对面,南边。
手机高德地图输入杜官恩劳保可以导航到本店。

电话:153278389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