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1222日大雪节气,潜城的气温犹在0度以上,尚未感到一丝冬的寒意。我却因为每日早起的整理资料,以致于患上肩周炎疼痛难忍。左胳膊完全麻木了,抬不起来也活动不了,尤其是夜晚更甚,几乎夜不能寐。
心情一下跌倒低谷!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,做了廿三年建筑,走南闯北未曾胆怯,顶风冒雪何时退缩?如今改行做文职,却被疾患轻轻击败。
    
    我不禁愕然了,莫非我天生就是居无定所,漂泊流离的命?微友发来许多良方,满满的关怀和温馨的话语,感动我热泪盈眶。毅然决定放弃治liao,靠自身的锻炼战胜病痛。
    
    不经意间,冻疮悄然侵袭,事先没有任何预兆。起初只是手脚上局部有不明显的红点,渐渐地向四周扩散,形成一片红肿。每日午间、夜里或气温稍微升高时,都会奇痒无比,犹如千万条小虫侵蚀着我的肉体,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,非常人能够体会。
    
    就这样肩周炎和冻疮伴着我度过了一个月的时光,经过自身的锻炼,肩周炎已然渐渐好转。而冻疮却像生了根一样,长留在我的身体里。
    
    仔细想来,这冻疮算是老顽疾。自我七岁开始,就一直不离不弃陪着我,度过人生三十三载的春秋。期间从未远离、也未曾舍弃。无论我在何时何地,无论我身处逆境和顺境,冻疮都会准时到来,把全部的“爱”倾注给我。
  
     冻疮的“爱”是一种不求名分、不求回报、不扰乱我正常生活的“爱”。它从未移情别恋,为了能够和我长相厮守,它始终给我留着一张阳光四溢的脸,让我能够笑着面对人生;它从未光顾我身上其它的地方,几十年如一日,全心全意爱着我的手和脚。
    
    冻疮的爱更是一种专注的“爱”,容不得丝毫的分享,更不允许我移情别恋。每当我忽略它的存在时,它便会用痛彻心扉的奇痒,提醒我必须对它专一,必须重视它的“爱”。
    
    冻疮的爱更多的是一种默默成全和割舍,当天气好转,气温回暖时,它会悄悄的离去,不留下一丝的痕迹。
    这么多年我经历过太多爱的磨难,经历过情感的生离死别。还没有一份爱如冻疮一般,对我不离不弃,祸福相依。它的坚守和执着、它的付出和霸道,让我不得不选择和它永远厮守在一起。
香烟本是无情物, 烟雾缭绕治悲痛。 之其麻醉不解忧, 殇情一片向谁诉?
沙发  发表于: 01-11
还以为是做冻疮药广告的,原来是冻疮爱上了你